叶平安

如果可以,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真的是鲁迅说的…不骗人…

适逢6月30生日,但是出了央视那岔子事,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没能力没资本发出声音,所以…

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

等我攥足自信,一定会站在队友身边,现在请原谅我的懦弱,不原谅也没关系,我会尽快到你身边

【海鸟】我将何以贺你. Chapter 7

          正是周五的放学时间,明天不用上班上课的状态的罗普大众挤满了秋叶原。
 
        一家时装店内,南琴梨正在挑剔着那些最新款的时装。
 
       “很多都不是小鸟想要找的。”南琴梨已经换下许多套自行搭配的衣服。每套都独具特色,风情万种。
 
       “可你拿上手的不都是很可爱的吗?小鸟?”
 
        “是很可爱,但是...总感觉不是小鸟应该买下的...”南琴梨苦恼,明明不是不合乎自己的心意,明明不是不好看,但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那点什么不可或缺,明明呼之欲出又如鲠在喉。
 
        关于时装的事情,园田海未不是很懂,但基本的、正常的审美还是有的。
        
        她不懂为什么南琴梨会这么苦恼,
 
        她不懂为什么南琴梨手上的衣服那么可爱而她还不满意,
 
        她不懂为什么会觉得南琴梨拿着衣服的手修长白葱,
 
        她不懂为什么会觉得南琴梨的脖子优美细致,
 
        她不懂为什么会觉得南琴梨被贴身的新款的衣服包裹的身躯玲珑有致...
 
        “小海,你没事吧,是不是陪我逛街太累了?”当南琴梨担忧地望着自己,园田海未才意识到自己那些不知羞耻的目光,脑海里那些不知羞耻的想法...
 
        “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有点累,对!一定是这样,我只是太累了。”似乎喃喃自语,似乎回答南琴梨,园田海未不承认自己在找借口。
 
        “那我们赶紧找家咖啡厅休息一下吧。”
 
        “可是小鸟不是还有东西要买吗?我们下一家吧。”
 
         “可是...”这下子到南琴梨发愣了,这人一下子累又一下子继续逛...
 
         “没有可是,下一家吧。”
 
         
 
 
          可是到下一家,园田海未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下一家,是内衣店。
 
          “‘籠のなか閉じこめて?~~あなただけのために~~’”
         
          小鸟哼着歌在更衣室里试内衣,园田海未脸红,向里面喊话。
 
          “小鸟,能不能...”
 
          能不能快点...
 
          园田海未简直不能压抑自己的脸红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幻想...
 
          那些不知羞耻的幻想,只着内衣的南琴梨...
 
          一定是自己修炼不够,怎、怎么会这么色...
 
         一定要加大训练强度,对!今晚就加!
 
          “小海不试试吗?我记得小海的尺寸是...”
 
          “小鸟!!”
          
          “哈哈,小海真可爱!”
 
 
          到处都人头涌涌,真是可怕的日本商业步行街。
 
          
 
 
 
 
         终于终于,逛街扫货的行动停止了,园田海未和南琴梨来到當初南琴梨为改变自己而身处的女仆咖啡厅。
 
         “欢迎回家,主人!”
 
         南琴梨看着熟悉的人和物,和眼前心心念念的人儿,不禁回想起自己當初是为了突破自己而来的,3个幼驯染中,元气无限的小果,独立自律的小海,和...一无是处的自己...
 
        终于找到了自信,和伙伴们一起踏上舞台,但如今,还是畏首畏脚不敢打破情感的平衡,向上天借来的勇气始终是还回去了。
 
        
        私心地和小海撇下小果,陪自己逛街,其实也不过是想多点和小海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想要多一点和小海单独的回忆,想要多一点和小海的接触。
 
       仅此而已。
 
       不能表白,这份爱你的心意。
 
       不能传达,这份悲伤的心情。
 
     
      
       “绘里,这份情人套餐5号台。”
 
        “好的。”
 
        “主人,请慢用。”园田海未和南琴梨闻言,马上向声源处望去,果不其然,绚濑绘里身着女仆装端着食物送到5号台。
 
        “小绘~~”南琴梨很高兴,偶遇旧时挚友。
 
         闻言,绚濑绘里也是一阵惊喜,走了过来。
 
         “哈拉秀~~”
 
=============羞耻的分界线============

      突然发觉自己写得好稚嫩,但是写完应该可以从这篇里毕业了吧~

      我把海爷写笨了,把绘里写怂了,这里出现的一切ooc都是我的错


今天读了点李商隐

在对作业绝望之后,我选择狗带

还是读读书睡睡觉,让3D渲图去死吧(明天我会死,但在不睡觉我今晚就会死,睡觉之前得先来些书)

洗刷完毕,躺在床上,翻起了初中买的一本书,讲的是李商隐的生平、诗情和漂泊。随意翻来一个片段,
讲李商隐虚负凌云万丈才,一身襟抱(袍)未曾开,李商隐的凌云之才,空耗在牛李党争之中,终其一生,不得舒展。

我其实是有疑问的,不是对李商隐的疑问,而是对书的作者有疑问,李商隐在艺术上的才华毋庸置疑,但是在政治上的才华?

大家都没见过…不好添论…

还是正是因为政治上被牛李党政耽误了,所以才成就艺术上的辉煌?
突然发现这个问题好像李商隐本人也回答不了

算了,睡觉~

“那深邃如崖威严如夜的巴格希拉?”

“Black as the pit and terrible as the night was Bagheera ? ”

——这是吉卜林的作品的一小丢丢,我觉得很美,只是也有点不明觉厉,巴格希拉到底是哪里?

也是油管网剧《Carmilla》中同名女主卡喵的一句撩妹台词,在这里顺便安利下~

《Carmilla》讲的是姬佬吸血鬼爱上人类傻白甜拯救世界的故事,后来看分析,才发现人类傻白甜在前部分就有暗示自己喜欢女孩子的伏笔~
卡喵的声音会让人耳朵怀孕~还可能是几胞胎~

真人坑也超不错~
我在坑底等你们~

混乱的关系——逛购书中心看到有μ's的官方画册,可惜钱包无力π_π

在小米的、个性主题的、壁纸的、创意设计的、炫彩设计的那里发现的